霓昶

【EC/有能力AU】我的原画师哪有这么可爱!Chapter. 5

http://nichang467.lofter.com/post/1e9c3f55_103c5b58

上章戳↑


Chapter 5. 路人男主的养成方法

 

   几乎在同一个时刻,纽约的EmmaFrost与远在英国剑桥的Raven Xavier收到了一封内容差不多的短信:“我被公开处刑了”。

 

而两条短信得到的却是不一样的待遇:编辑Emma回复了“请Eisenhardt老师专心赶稿不要分心,您距离交稿日还有19天”后,继续与男友约会;Raven则直接回拨了这个电话。

 

“嗨,我的去追寻爱情的第一天似乎就遇到挫折的哥哥。”妹妹Raven的声音被现代科技扭曲成了怪异的电子音,“你怎么啦?”

 

“哦,Raven……”Charles扶着额头,往自己胃里倒了一杯威士忌,“我和Hank去参加了夏季漫展。”

 

“唔,听上去很棒。”Raven继续埋首于自己的创作中,“我们那几天疯狂地赶稿不就是为了赶上这次漫展吗,情况怎么样?”

 

“他对我很冷淡。”

 

“我问的是我们社团摊位的情况。”Raven停下了赶稿的动作,盘腿坐在沙发上,“不过我也很愿意听你谈你的恋爱故事。”

 

Charles翻了个身,换了个舒服的姿势躺着,面前的iPad上是一张模糊的Cosplay刺客信条游戏主角Ezio的照片,“但我没想到今天会在漫展上看到Erik。”

 

“你的语气听上去不像是个浪漫的偶遇。”

 

“的确,非常尴尬,我不想见到他。”Charles犹豫了一下,“不,我当然想见到他,只是不想在那种场合见到他。”

 

“好好打个招呼,坦诚你是他原画师的身份,一起讨论作品的走向,用你们向老年人交流感情的方式下棋调情,上床。”一气呵成。

 

“如果他知道我都画了什么,一定会把我当成肖像他的变态。”Charles叹气,“我觉得用我的表身份接近他会更合适。”

 

“拜托,Charles,你画的只是X教授与万磁王的同人好吗?”Raven隔着屏幕翻了个白眼,而且哥哥的表身份只是个无聊乏味的遗传学副教授,她不担心远在美国的Charles能读到他的思想。

 

“不说这个,今天Erik真是过分的帅气。”Charles通过iPad发给Raven好几张自己在漫展上偷偷拍到的照片,语气不由自主地兴奋了起来,“看到他的cosplay第一眼,我就已经说不出话了,Erik绝对是全世界最性感的宅男。”

 

“控制住你的语气吧,哥哥。”Raven翻开了一堆画质模糊的照片,画面上的男人用一种严峻的表情盯着前下方,虽然Raven没有接触过刺客信条这个游戏,但也被这位coser传神的表情吸引了,只是捂住裤腰带这个动作有点不太自然,也许是游戏里主角某个独特的招牌动作吧。“有一个词能够形容你现在的状态,‘痴汉’。”

 

Charles发出了一声低笑,和Charles一起长大的Raven也因为这个笑容中包含的性暗示打了个寒颤,“我已经移情别恋了。现在我的最爱已经不是万磁王,而是刺客信条里的Ezio。”

 

“我想画Ezio的刺客长袍被撕开,就用它手上拿着的匕首……还有里衬,我只会画到刚刚露出锁骨的程度,这是种欲拒还迎的性感……”

 

“停停停!Charles!”Raven打断她哥哥绮丽的幻想,“你如果这么渴望的话,应该真正动手去做,而不是将想象的内容画出来,我的哥哥。”

 

对面沉默了。Raven听到了酒瓶晃动的声音,“是遇到什么麻烦了吗。”Raven柔声问。

 

“Erik今天装作没有看到我的样子。”Charles抬高声音控诉,“他用一种麻烦的语气和我打招呼!Erik不想看到我。”

 

“也许他只是扮酷。”Raven迟疑地想出理由安慰哥哥。“为了符合他cosplay的角色的人设?”

 

“不,不是这样,我做了他一年的助教,我了解Erik,他不会伪装。如果他真的不喜欢某个东西,”Charles回忆起大学时的Erik拒绝参加聚会的冷漠表情,“他会表现得相当冷淡,而他对我的出现表现得就非常不耐烦,甚至连招呼都不愿意打。”

 

“……”Raven想不出任何安慰的语句,“他的语气怎样?”

 

“很……敷衍。”Charles痛苦地摆弄自己的头发,“也许我回到美国就是个错误。7年过去了,仅凭小说男主角这个身份妄论他还会对我这个无趣的助教有感情真是可笑。他是一个有才华的作者,而我只是个只敢在背后肖像他的傻瓜。”

 

“你没有尝试去读他的想法吗,也许他真实的想法并不是你想象中的这样。”

 

“我不敢读,”Charles将玻璃杯丢在地毯上,“我害怕听到Erik会说类似于‘竟然是Charles,真麻烦’这种话。”

 

“可怜的Charles。”Raven恨不得穿过手机抚摸哥哥柔软的棕色头发,“尝试用你另一个身份接近他?”

 

“我的另一个身份等同于一个变态。”

 

“也许会有不一样的进展。你们可是将《X战警》新三部曲推向成功的最佳搭档。”Raven鼓励他,“为什么不试试呢?”

 

 

写到X教授粗暴地被万磁王控制的钢铁压在地上的时候,Erik从创作中抬起头,从幻想中的白宫争端里抽出了思维,脑海中冒出了这样一个念头——他想追Charles:他大学时的助教,他的作品《X战警》中的男主角。

 

第一次主动追求爱情的他有些手足无措,他决心向自己的朋友求助,翻看电话簿时,他选择了第一眼看到的Alex。

 

“我想追求一个人。”Erik单刀直入地阐明自己打电话过来的目的。

 

“像你这样的帅哥不需要来向我问这个问题。”Alex一边通关主机游戏一边回应Erik,“去一趟酒吧,请你喜欢的女孩或者男孩喝一杯酒,聊一些正常人都会聊的话题,多尝试几个,没有什么追求不到的。”

 

“我是说以恋爱的方式追求某个人。”

 

Alex放下了手中的手柄,“我想这个我的弟弟Scott更有经验。”

 

“我记得Scott只有6岁。”

 

“可是他已经同时有了男朋友和女朋友。住在我们家隔壁的一位叫做Jean的小姑娘已经表示了非Scott不嫁的想法,而且他最近经常把一位比他大三岁的有钱人家的漂亮女孩儿往家带,哦对了,还有Logan,他的同班同学。”

 

Alex看向坐在沙发上看书的弟弟Scott,“Scott,你是怎样搞定他们的?”

 

Scott拿起自己的乐高玩具进了房间,关上门后喊了一句,“像Alex这样的笨蛋是学不会的。”

 

Alex深吸了一口气,强忍着无视了弟弟的挑衅,继续与好友Erik对话,“你现在在干嘛?”

 

“刚刚写完稿子,准备通关新买的《直到黎明》。”

 

“也许这就是我们的问题。”

 

“‘这’是什么?”Erik欣赏着光碟的封面。

 

“正常人是不会将夜晚的时间浪费在孤独的主机游戏上的。”

 

“《直到黎明》是一个非常出色的主机游戏,”Erik反驳,“这不是一种浪费。”

 

“我的意思是你宁愿花一个晚上的时间玩游戏也不愿意和你喜欢的人来一场浪漫的约会。”Alex解释,“这大概就是为什么没有人与我们维持长久关系的原因。”

 

“那我是不是应该尝试着约他出来?”

 

“可以试试,我的朋友。”Alex为自己的朋友祝福,“希望你一切顺利。”

 

这不是Erik第一次约心仪的人一起出来吃晚饭,不过他现在连发邮件的动作都有些颤抖,“冷静点,”他开始自我安慰,“只是一起出来吃饭而已。”

 

 

邮件的收件人Charles还在和妹妹电话聊天,喝了半瓶威士忌的他此刻有些昏昏欲睡,邮件的提示音让他稍微振奋了一点精神,“我得查看一下邮件。”他咕哝了一句,非常不雅地打了一个饱嗝。

 

晕乎乎的脑袋过了好久才让他的眼睛定焦,一条希望与他去约会的邮件。Charles经常收到这样的邮件。“是一条想与我约会的短信,”他不感兴趣地往下拉,“发件人是……”

 

Charles感觉自己所有的血气都向脸上涌来,对面的妹妹开玩笑地说,“是Erik发给你的吗?”

 

“是的。”Charles重复,“Erik给我发了条邮件,他希望明天能和我一起吃晚餐。”

 

“天哪,这是个约会!”Raven比她因为惊喜呆愣的哥哥更加兴奋,“你得快点答应他,记住,别摆出你那副讨厌的教授的样子,没人愿意和一个老古董出去玩。”

 

“恐怕不能答应。”Charles非常遗憾地说,“明天下午我要去大学里面主持一场讲座,Dr. Moribund希望我能在他的实验室重现我发表在《Science》的那个实验,晚上有一个学术性的聚会,我的导师将会出席,处于礼貌我不能爽约,而且这也事关我能否成为教授。”

 

“那很可惜,但是你并不是每天都像这样。”

 

Charles点头,翻看自己的日历,“是的,事实上,除了昨天,我几乎可以和Erik每天约会。”

 

“你得告诉他,男主角。”

 

“是的,”Charles拍下了自己的日历,“我会把每天的行程也发过去,提醒Erik我的时间很有空,他可以随时来和我约会,哦对了,就像你说的。”Charles将邮件前后繁琐的问候语都删除了,“尽量表现得不像一个古板的大学教授。”

 

 

当手机响起“叮咚”的短信提示音时,在电脑前规划明天该去哪的Erik兴奋地拿起手机,当他看到内容时,眼神瞬间黯淡了下去。

 

“一句婉拒,一张日程表。”Alex在电话对面总结,“这就是你收到的回复。”

 

“是的。”Erik颓败地说。

 

“你想约的对象是Charles。”

 

“是的。”

 

“非常遗憾,我的朋友,”Alex深吸一口气,尽量用柔和的语气说出来,“Charles的态度很疏远,他不可能与你发展成恋爱关系。”

 

Erik开始用自己的能力折磨眼前的健怡可乐瓶,很没底气地辩解道,“他明天确实很忙。”

 

“可他把所有的日程都发给你了,这是一个暗示。”Alex声音十分柔缓,尽量让自己说出来的话不那么伤人,“Charles在暗示你,他很忙,希望你不要再提这种要求了。”

 

Erik家的扫地机器人在他的折磨下冒出了青烟,事实上,他正在竭力控制自己不把这栋公寓拆掉。

 

“而且你是知道Charles的,不管对谁,他的邮件都是非常规范且礼貌的。然而在你这里,他发过来的只有一句冷冰冰的拒绝。”

 

“他并不爱你,我的朋友,”Alex继续说,“尽管你的示爱足够明显了,你已经为他创造了《X战警》这样一个新的世界,让X教授成为全世界都能记住的男主角。但凡对你有一点感觉的是不会像Charles这样漠不关心的。”

 

Erik没有继续辩解《X战警》并不是自己写给Charles的作品。他挂断电话,将手机丢在了一旁。


评论(19)
热度(57)

用爱发电 沉迷游戏
一个无可救药的攻控
微博:霓昶_

© 霓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