霓昶

【博狗】 红叶贺

红叶贺

私设:源博雅16岁,大天狗是博雅妈妈的爷爷,昔日是天皇,后面出家后,因为被皇室除名,心有不甘,成为天狗。平时戴面具,喜欢博雅,博雅只把狗子当做朋友。神乐12岁。
葡萄酒妄想/可以说是架空了
OOC属于我,人物属于网易与梦枕貘



秋分那天,夏天停留了一丝余韵,空旷的山林中还回荡了稀稀落落的蝉鸣声。趁着一直跟随自己的中郎将睡着后,十六岁的皇室贵族源博雅悄悄地起身,亵衣外随意批了件薄衫离开了自己的房间。

博雅在今天被赐予了外姓源。尽管他的母亲六葵女御出身尊贵,然而在右大臣式微的境况下,博雅没能得到太子的席位。仿佛是对他的补偿,天皇为他举办了比所有皇子更加隆重的骑射会祝贺他的成年。地点选择在了京都外皇族的猎场。在白天的成人礼上,他最后一次批下像女性的长发,与妹妹神乐一同在红叶飘落的猎场中跳了一曲《伊吕波歌》。之后,他将自己的长发扎成了英气的马尾,穿上为他成人准备的锦衣华服。在场的皇族宗亲无不称赞这位源氏公子的英气尊贵,然而其中也掺杂了不一样的声音——公子的妹妹神乐的五官,像极了昔日的皇室贵族崇德天皇。

他来到了白天跳舞的红叶林。走在铺满红叶的小道上,寂静的夜晚回荡着落叶沙沙的响声与远处稀稀落落的蝉鸣。他跪坐在一株高大的红叶树下,掏出怀里的笛子,伴随蝉鸣声的节奏吹奏了一曲百年前流行的歌谣《祗园》。不一会儿,另一阵优雅的笛声与他相和,两人的节奏渐渐纠缠在了一起,另一阵笛声却将曲调改为了《伊吕波歌》,源博雅放下手中的笛子,抬头朝树顶笑道,“你早上肯定来看我和神乐了。”

“只是偶然路过。”一双黑色的翅膀出现在了空中,扑闪几下后,落在了地面。穿着狩衣的年长青年抱着一小坛酒壶,面对博雅跪坐下来。

“今天怎么没戴面具?”

“只是来见我的好友,没必要罢了。”大妖怪放弃了皇室独有的文绉绉的礼貌语,随意地说道。“恭喜你骑射胜利,源公子。”

博雅回应了一个爽朗的笑容,“你知道我不能当上太子,是因为你的原因吧,大天狗。”

“哦?那位庸碌的天皇还在忌惮我?”大天狗嗤笑,“所以你在怪我?”

博雅慌忙地摆摆手,解释道,“怎么可能!能做一个外姓贵族,是我与母亲梦寐以求的事。再说了,能与你做朋友,放弃皇室继承权又有什么关系。”

面前的大妖怪面无表情,但扑闪的翅膀泄露了他内心的喜悦,他掏出怀里的酒壶,说道,“既然你已经16岁了,也可以喝酒了吧。”

“难道你忘了第一次见我的时候,我们两个喝酒喝到天亮的事吗。”博雅接过大天狗递过来的酒壶,仔细打量后说道,“只带了这么小的一壶酒,恐怕还不够我们两个润嗓子。”

“因为时间来不及。”

博雅不懂这个含糊的解释,他掀开盖子,扑面而来的酒香让他津液四溢,但凭借贵族的直觉,他知道了这并不是什么太精致的好酒。大天狗替他斟了一杯,劝道,“尝尝看。”

“好酸……”

“哦,看来是葡萄放多了。”

博雅又喝了一口,虽然没有贡酒的醇香,果酒青涩的味道也很美妙,在微凉的秋天的夜晚,酒中一股暖意涌上了心头,他举起酒杯,大天狗又为他斟了一杯。他一口饮尽,感激的说道,“大天狗,谢谢你,很好喝。”

“百年过去了。我曾发誓再也不与皇族亲近。”大天狗也为自己斟了一杯,“你也长大了。”

“哈哈,是我改变了你吧!”博雅得意地说。

大妖怪看着面前这个略带稚气的少年,精致优雅的五官与他有几分相似。这是他的后代。在博雅出生时,大天狗偷偷抱过他。在某次与他接触过程中,他不小心暴露了自己曾经身为崇德天皇的身份,然而博雅并没有疏远他。他看着这位男孩长大,与他聊天,教他笛子。然而孩子长成了一位少年,博雅现在的身量,已经有超过他的趋势了。

“大天狗。”

“恩?”大天狗半眯着眼睛回应,“你都长这么大了……”

“你喜欢小时候的我吗?”

“都喜欢。”大天狗坦诚地说。

大天狗感觉到自己腰间被塞了一根物体,他举起来看了看,是一根色泽润亮的笛子,他凑到嘴边吹了吹,发音清撤浑厚。“太平庸了。”他评价道。

“这可是我找京都最有名的做笛子的老人做的。”博雅辩解。

大天狗将自己随身携带的笛子递给博雅,“你试试我的就知道了。”

博雅接过来,凑到嘴里吹了一曲《胧月夜》。空灵的声音仿佛在吞噬他的灵魂,他赶紧丢下笛子,“太奇怪了,我感觉很难受。”

“幼稚。”大天狗嗤笑。

博雅听后,欺身凑上大天狗面前,鼻尖对鼻尖,不满地说,“我已经十六岁了。”

“我活了一百一十六年。”

“老妖怪。”

大天狗不反驳,只是捏了捏博雅的脸,“把酒喝完,快回去睡吧。”

“那明天你还会在这里吗?”

大天狗不回答。博雅面对着面前这张精致秀丽的,从小看到大的脸,伴随着红叶沙沙落下的声音以及皎洁的月光,让博雅有种朦朦胧胧的错觉,面前的这位妖怪似乎更像一名神祗。

他陪伴他一起长大,像父亲,像朋友,像亲人。然而他还是那么年轻好看,他无法具象化大天狗的在他心中的地位,只知道现在,他特别想亲吻这个昔日的贵族,他最好的朋友。

“回去睡吧。”大天狗催促道。“我也该走了。”

“好。”博雅低头,挪动了几下身体,与大天狗拉开了距离,隐瞒了少年人最羞耻的冲动。


临近黎明,几位早起的女官已经开始布置宴会第二天的准备了。源氏公主神乐被周围悉悉索索的动静吵醒,她不安地呼唤自己乳娘的名字,然而,一双手捂住了她即将发出的叫喊。

“神乐,你也长大了。”带着面具的恐怖的妖怪说道。“对不起。”

神乐惊恐地扭动,无助地想要尝试逃离妖怪的臂膀。然而小女孩的挣扎在大妖怪的严重只是徒劳。他抱着小姑娘飞离了皇族的猎场。

“我不会伤害你的。”明知道没有用,大天狗依然坚持解释,“一切都是为了大义。对不起,但我绝对不会伤害你。”

少女绝望的大眼睛看着他,嘴里发出无助的啜泣。大天狗别过头,不忍再看第二眼。

评论(7)
热度(23)

用爱发电 沉迷游戏
一个无可救药的攻控
微博:霓昶_

© 霓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