霓昶

[勇维] 漫长的告别 【3】


3


回应维克托热情的是勇利肚子叫的声音,这位害羞的日本男人下意识地将头埋得更低。因为排练和之后太过认真忘我的谱曲,勇利已经快12个小时没进食了。然而饥饿的感觉早已被兴奋和惊喜的心情取代,他努力掩饰自己过于激动的情绪,平静地回应维克托,“晚上好,维克托,欢迎你住过来。”

维克托顺势靠在勇利旁边,与他贴得很近,勇利下意识地往角落挤了挤,维克托关心地建议,“勇利肚子饿了吗?我从早上开始就忙着搬家的事,也是一直没时间吃饭呢,我们一起去吃饭怎么样?”

“我今天的练习已经很累了。”“你不是还在忙搬家的事么?”勇利的理智考虑了很多拒绝的理由,但面对维克托充满期待的灰蓝色眼睛,他忍不住点头,“好啊,一起去吃饭吧。”

说完,他注意到周围的家具,“但是维克托不需要搬家吗?”

维克托兴奋地揽过勇利的肩膀,嘴角开心地笑成了心型,“这些留在明天再去整理好啦。勇利,你带我去吃饭吧。”

埋在维克托的臂弯里,他的兴奋彻底感染了勇利。勇利吸了吸鼻子,隔着口罩闻到了早上熟悉的古龙水的香味,他忍不住想把这个年轻美貌的俄罗斯男人圈在怀里好好地闻他身上的味道,然而亚洲人的矜持让他只是故意靠得与维克托更近一些。

电梯到达维克托所在的楼层后,他撇下搬家服务的人,轻快地牵着勇利的手等另一台电梯。面对搬家服务人的询问,维克托也只是草草地嘱咐一声记得锁门。等电梯门关上,维克托用期待的语气说,“勇利会带我去哪里吃呢?”

“离这边不远。”勇利说,“我和我室友排练结束了经常去那边吃晚饭。”

“哇哦,我很期待。”维克托说,“勇利每天排练都会弄到这么晚吗?”

“不会,今天只是……”来到户外,扑面而来的寒意让勇利打了个喷嚏。“因为整理曲谱耽误了一点时间。”

“勇利,你很冷吗?”维克托戴着手套的双手捧起勇利的一只手靠在自己脸颊旁,这个亲密举动让勇利倒吸了一口凉气。虽然街上没有多少人,但偶尔投过来的目光也让勇利有些不自在。在勇利看来,就算是情侣,在大街上做这样亲密的举动也很奇怪。

勇利紧张地抽回自己的手。“维克托,餐厅就在你后面。”

这是一家充满日式风情的家庭餐厅,门口摆着店长精心绘制的小黑板,用假名,图画和英语标出店内的特色菜。进入店内,精致又温馨的布局和温度适中的暖气可以让整个人都放松下来。维克托环顾四周,十分惊喜。勇利挑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两人挨着坐了下来。

“晚上好。”勇利用日语和即是店长又是服务员的日本老太太打招呼。

“晚上好,勇利,今天是带朋友来的吗?”店长笑眯眯地用英文回应。

“Hi,我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维克托伸出手笑着和店长打招呼。

“真是一位帅气的年轻人呢。”店长捂嘴笑着说。维克托经常受到这样的称赞,对此的回应是一个充满魅力的眨眼。

“和平时一样,炸猪排盖饭。”勇利说,“维克托没问题吧?”

维克托笑眯眯地点头,“没有问题哦,我也很想知道勇利平时爱吃什么。”

“这个人怎么能这么甜。”勇利很认真的心想。维克托太有魅力了,然而面对自己的时候却是不加掩饰的兴奋与亲昵。维克托也许就是为了他来的圣保罗,因为他所以决定久住并租到他的楼上。然而仅仅是因为宴会上的一次偶遇这个理由似乎有些站不住脚。比起受宠若惊,勇利更多的是惶恐。他不敢相信自己能有魅力吸引到这样一位美貌英俊的男人。

“勇利,勇利?”

“不好意思。”勇利回过神,“怎么了?”

维克托晃晃手中的杂志,“日本漫画,我看到了我一直很喜欢的《海贼王》。勇利也喜欢漫画吗?”

“我对漫画没什么兴趣。”勇利坦诚的说道。他的童年与一般男孩子不同,没有在空地上的疯闹与足球,只有德彪西的唱片和每天下午三点到晚上八点的小提琴课程。勇利将童年献祭给了音乐,漫画已经不能激发他的兴趣了。

“我对日本的了解都是从漫画中得到的。”维克托一页页翻动杂志,“不知道现在的剧情进展到了哪里呢?真是令人怀恋啊。”

“维克托,”勇利鼓起勇气问,“我们之前是不是见过?”

还没等维克托开口,店长已经送上了他们两人点的炸猪排盖饭。维克托的那一碗似乎放了更多的肉。店长笑眯眯地介绍,“我们店的招牌,炸猪排盖饭!勇利很喜欢吃的哦。”

“Wow, Amazing! ”维克托感慨。“看上去比黑板上画的还要好吃!”、

气质高雅的俄罗斯男人不擅长用筷子。但这并不妨碍他对猪排饭的喜爱。勇利从旁边摆放的餐具盒中拿出一根勺子递给笨手笨脚吃猪排饭的他。维克托放下筷子,微笑道,“勇利真是很温柔呢。”

“哈哈,没有的事……”

话音未落,维克托伸出手擦掉了勇利嘴角的饭粒,暧昧地与他靠得很近,勇利甚至能感受到面前这位男人轻柔的吐息,“我们确实见过,”维克托慢慢地交代,“那是我以前的公司的酒会,在快要结束的时候,一位喝多了的亚洲男人突然过来夸我很英俊,说是要为我作一首曲子,还让我扶他去钢琴那边。”

维克托坐正,爽朗地笑道,“那位小音乐家就是你哟,勇~利~”

“啊呀,原来你们是这么认识的,真浪漫。”一旁的店长打趣道。勇利尴尬地干笑了两声,自己喝多了就会像九州的汉子父亲一样撒酒疯,所以他十分克制自己不喝酒。维克托笑着回应店长,并且叙述了勇利疯狂在钢琴上飚手速的细节,甚至向店长展示那时候勇利弹琴的照片。最后向勇利建议,“我们喝杯酒吧,勇利~”

“不,不用了。”勇利赶紧拒绝。发生过那样尴尬的事情后,勇利觉得自己更要克制不能喝酒了。想起视频中自己那副没有廉耻的样子,勇利现在都觉得后怕。

“来嘛~”维克托将一小杯清酒凑到勇利嘴边,勇利赶紧向旁边挪了一个位置。伴随着维克托疑惑地“干嘛要躲”,勇利默默地开始吃自己的那份猪排饭。

吃饱了饭,勇利更加困了,在与店长告别后,他还得半搀扶着一位觉得清酒口味很淡,找店长要了很多,现在连路都不认识了的高大的俄罗斯男人。

“勇利~”维克托将头凑了过来,可怜巴巴地说,“我旅馆已经退掉了。”

“然后你搬过来以后还没有交水电费,没地方洗澡,也没地方睡。”勇利帮忙总结,“维克托你喝太多啦……今晚就住我家吧,不过我住的地方没有暖气。”

“没有关系,我是俄罗斯人~”维克托兴奋地说,“果然勇利最好啦~”

进电梯后,维克托像个小孩子一样将头靠在勇利的肩膀,将身体一半的重量压在这位相对瘦削的亚洲男人身上。勇利扶着他站好,想到了之前在电梯里看到的电子钢琴,感兴趣地问道,“维克托,你会乐器吗?”

“恩?不会哦。”维克托蹭了蹭勇利的肩膀,迷迷糊糊地说。“是为你准备的。”

勇利心头的小鹿开始从乱撞变成了狂奔,他的鼻尖萦绕着维克托身上的酒香,古龙水的味道和淡淡的奶油味。他偏头看靠在自己肩膀上的维克托,维克托脸红红的,半睁着水汪汪的灰蓝色眼睛看着他。勇利心头一动,忍不住掀开他的刘海,在他额头上轻轻地吻了一下。

“亚洲男人就是矜持。”维克托不满地咕哝,抓住勇利的围巾将他扯到自己的眼前,勇利控制不住平衡下意识地抓住了维克托的肩膀。维克托眨了眨他那双充满魅力的蓝眼睛,引诱道,“Kiss Me. ”

勇利用一只手将维克托抵在了电梯的角落,与之前谨慎和小心翼翼不同,他变得像个小孩子一样有着一股带着稚气的攻击性,他毫无章法地将嘴唇凑了上去,像小孩子一样只是简单地亲吻维克托的嘴唇,更有经验的俄罗斯男人尝试伸出舌头撬开了勇利的贝齿,勇利发出了小小的哼声,略微粗暴地用另一只手抓住维克托的下巴,强迫更高的男人低头与他接吻,大腿挤进了维克托的两腿之间。有过单簧管演奏经验的勇利将这个吻进行了很久,直到维克托发出了难受的呜咽,他才松开手恋恋不舍地与维克托的嘴唇分开。


“维克托……”

“恩?”气喘吁吁的俄罗斯人用低沉的声音安慰,“勇利表现得很好哦。”

“我们忘按楼层了。”

将人生大半时间献给音乐,23年没有谈过恋爱的技巧型小提琴演奏者胜生勇利,今天第一次理解了爱情叙事曲中缠绵的旋律的意味。

评论
热度(12)

用爱发电 沉迷游戏
一个无可救药的攻控
微博:霓昶_

© 霓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