霓昶

[勇维]漫长的告别 (1)

小提琴演奏者勇/程序员维 AU

1.

这是胜生勇利来到明尼苏达的第三年了。三年前的冬天,他裹着美奈子老师送他的剪裁得体,但不够保暖的羊毛大衣,揣着导师切里斯提诺的推荐信来到了圣保罗。刚下飞机的那一刻,他就得到了直到现在也没有摆脱的坏运气。俄航将他托运的小提琴弄丢了,这把小提琴是他从日本带过来的最贵重的东西。虽然航空公司给了一笔还算过得去的补偿,但也让勇利面对了第一次去乐团面试却没有乐器的窘境。

刚到明尼苏达的第一个星期,孤身前来的可怜日本人遇上了可恨的临时毁约的房东。他在这里不认识任何人,只能在破旧的汽车旅馆住了一周。直到好心的乐团同僚,披集·朱拉暖,一位演奏单簧管的泰国人,让出了自己的房子与勇利合租。面试的时候,状态糟糕的勇利草草地拉完了他一直引以为豪的《La Campanella》。他的钢琴伴奏到后面已经放弃了为他伴奏,因为他越拉节奏越不稳。演奏结束后,为首的年长的指挥看也不愿意看他。一位来观摩的大提琴演奏者讥笑他的不自量力。勇利草草地下了台,躲在厕所里痛痛快快地哭了一场,发泄他来到这里以后所有的委屈与不甘。

切里斯提诺的推荐信并没有让他在明尼苏达交响乐团受到重视,虽然他的导师在信中盛赞他无与伦比的运弓与精准的音感,但勇利还是被安排在了乐团的第二小提琴的位置,坐在一个角落。


早上六点,他揉了揉惺忪的双眼,强迫自己从暖和的被窝里起来。迷糊的披集忘了交这个月的暖气费,虽然才11月份,圣保罗已经非常冷了。在阴暗的房间内,勇利摸索着带上眼睛,挣扎着在被子里穿好棉裤和厚厚的毛衣。三年过去了,勇利并没有像他自己所期待的一样过得更好。他依旧坐在乐团的角落,指挥甚至都叫不出他的名字。他解锁了自己的手机,查看自己的邮件,然后返回桌面。桌面是他的母亲抱着一只可爱的贵宾,湿漉漉的大眼睛像是在盯着他看。这是他离开长谷津的那一天替这只名叫小维的小狗拍的照,上周,小维因为呼吸道的问题离开了人世。接到消息时,勇利刚结束他的表演,已经晚上十一点了,他和披集正在烦恼怎么回家。勇利眼神黯淡了下来,边走边翻看手机中小维的照片。当翻到小维躺在他的床上睡着了的照片时,他冒失地撞上了一个人。

被撞的是一位来看音乐会的观众,他拦住了勇利前进的道路,语气有些兴奋,“嘿,你是胜生勇利吗,我无意中看过你在YouTube……”

嘟嚷了一句“抱歉”,勇利冷漠地绕过了这位男性。

大学毕业时勇利对于音乐之路的幻想与憧憬,也因为现实的缘故渐渐消磨殆尽了。他怀念老家的温泉旅馆和家人,眼睛定格在了锁屏上母亲慈祥的眼神里。如果就这么回日本的话……勇利忍不住思考,也许会比现在过得轻松很多吧。

勇利做了两份三明治,一份替还在睡梦中的披集留在了烤箱里,在自己的那一份上任性地夹了两片汉堡肉,他大口吃完属于自己的早饭,背上自己的小提琴出门。他热爱音乐,完全不介意自己的人生被小提琴支配。但是直到现在,他从音乐中收获的已经不仅仅只有快乐了,一直不会成为困扰的练习,现在也渐渐成为了勇利的负担。

裹紧自己的大衣,勇利轻轻地打了一个喷嚏。勇利有一个小小的爱好,会在每天路过的公园里喂喂猫。在那些猫里面,有一只黑色的小猫有着和小维一样湿漉漉的大眼睛,每次看到他,总会让他想起自己远在日本的家人。来到公园以后,他发现自己经常坐着喂猫的长椅早已被抢占了。占座的是一位拿着速写本画画的灰色头发的年轻男人,身边还放着一个行李箱。

花园里认识勇利的小猫们已经在椅子旁边等着了。勇利带好自己的口罩,从纸袋中掏出早已准备好的猫粮,放在了小猫们面前。猫咪兴奋地凑了上来,那只大眼睛的黑猫大胆地蹭了蹭勇利的裤腿,撒娇似的喵喵叫了几声。勇利蹲下身想伸手摸摸它,背在身后的琴盒滑了下来,撞在了灰发男人的行李箱上。

男人停下了绘画的动作看着他,勇利赶紧站起来低下头,用含糊地英语说,“啊,非常抱歉。”

“你是小提琴家吗?”男人打量他背后的琴盒,问道。

“勉强算是吧……”勇利回答。

“我叫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男人自我介绍道。

“胜生勇利。”勇利有些不自在,他不习惯在陌生人面前自我介绍。

“Hi,勇利~这么早去练习吗?”男人随手在素描本上画了几笔。抬头对勇利露出了一个好看的笑容,他是一个非常英俊的男人,不同于裹得严严实实的勇利,他只穿了一件单薄的羊毛大衣,但左手却带着手套,脸上架了一副装饰用的眼镜。这在真正的近视的勇利眼里显得有点滑稽。

“练习九点开始。”勇利回答,坐在了男人的身边,将琴盒抱在了怀里,“我每天都会来这里喂喂猫……”

“哦,然后待到九点?”

勇利赶紧摇头,“不是,我会提早过去练习……你也来得很早,是刚到圣保罗吗?”

从维克托的描述中,勇利知道了他是来自硅谷的一名软件工程师,前段时间辞职了。他利用这段时间来圣保罗散心,因为从来没有规划过来到圣保罗以后的生活,维克托只能拖着行李箱在城市里到处乱转。

“我现在天天烦恼该去哪里住呢。”维克托说,“也许我应该起程去其他地方。”聊天的同时,维克托完成了他的速写。“勇利住在这附近吗?”

“啊,是的。”勇利埋在口罩下的脸红了红,他不禁想,能和这位英俊的男人聊天,大概是他这段时间遇到的最好的事了。

评论(2)
热度(35)
  1. 维勇Yuri霓昶 转载了此文字

用爱发电 沉迷游戏
一个无可救药的攻控
微博:霓昶_

© 霓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