霓昶

【ME/莱蛛 ABO】Coincidence Chapter. 2

Chapter. 2

 

 

Warning: 编造了Lex与Mark的过去,莱总有个变态爸爸

 

 

Peter按照约定陪伴Lex从纽约去了西海岸,踏上硅谷的土地后,有着Geek属性的Peter对这里的一切兴奋不已。Lex任由他四处闲逛,下午三点,他们终于踏入了Facebook公司的大门。

 

Peter休闲的装束在大公司格格不入,但在Facebook却不足以引起人的注意,Lex Luthor才是焦点。自他进门以后,经过的每个人都用好奇的眼神打量他,Peter听见了Lex的自言自语,“我的兄弟以我为耻。Shame, shame.”

 

Lex走到前台接待处,“我要见Mark  Zuckerberg。”

 

前台的接待人员与其他人一样用好奇的眼光看着Lex,以至于意识到她的失职后手忙脚乱地解释,“请问您有预约吗?而且,Zuckerberg先生正在开会,恐怕不能见您。”

 

Lex毫不在意,“Lex Luthor,我应该在预约的最上面,我想他会取消会议来见我的。”

 

“好的,Mr.Luthor,我现在替您联系。”前台对着电话交代了几句后转头,“您可以上去了,Zuckerberg先生会在办公室等您。”

 

Lex拉着Peter上了电梯,“乖孩子,”他捏了捏畏手畏脚的Peter的左手,“你喜欢这个地方吗?”

 

Peter用力地点头,“Facebook是一个传奇。”

 

Lex似笑非笑地望着他,Peter舔了舔嘴唇,“我很期待见到这个传奇本身,我们到了。”他推了推身旁的男人,Lex牵着他一起走进了CEO办公室。

 

Luthor财阀的新晋负责人Lex Luthor与互联网新贵Mark Zuckerberg是同卵双生的兄弟,这个事实在商界人尽皆知,可是对于像Peter一样的普通人来说,在见到两张几乎一模一样的面庞前,是不会将他们联想在一起的。

 

Facebook的CEO Mark Zuckerberg正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噼里啪啦地敲击键盘,他先是看了Lex一眼,随即转移视线看向了Peter,在他身上停留了好几秒后,这位年轻的富豪终于开口,“你是带着高中生来找实习的吗?”

 

“好孩子,你怎么还在这里?”Lex温柔又惊讶地看着Peter。

 

“我……”Peter看向Lex牵着自己的手,涨红了脸。

 

Lex放开了他,Peter询问道,“我该去哪?”

 

没人回应他,Peter讪讪地推门离开了。

 

Mark继续抿着嘴对着电脑敲打,甚至都不分给Lex一个眼神,“关于你在邮件里跟我说的事,你随便找一个MIT,斯坦福甚至波士顿大学修过操作系统且GPA有3.6的学生就行了,为什么非我不可。”

 

“他们身后可没有Facebook。”Lex坐在Mark对面的椅子上说。

 

“我不会拿我的公司豪赌的。”

 

“非常好,”Lex从Mark办公桌上抽出了一张一周前的报纸,“‘Facebook以220亿价格成功收购Nascent公司’,哈,干得漂亮!”他将报纸推到Mark眼前,“用的我私下转给你的那笔钱,对吧?”

 

Mark不为所动,“我可以随时还给你。”

 

“MIPS, Kaminario,NIVIDA, AMD*……”注意到Mark手上的动作有所停顿后,Lex继续说,“有了自己的操作系统以后,你一直想涉足硬件行业对吧?”

 

Mark终于将视线从电脑前移开,“你到底想要什么?”

 

“Well,”Lex并不打算安分坐在为会客准备的椅子上,他爬上了Mark的办公桌,单手将身旁的笔记本电脑合上,用只有他们两个能听到的气音说,“shall we?”

 

Mark与Lex并不是一对有正常关系的兄弟,至少在七岁以后就不是了。

 

他们出身于纽约市的一家犹太人医院,单身的犹太裔Beta母亲在设备简陋的手术室因为失血过多难产而死。无父无母的瘦小的两兄弟刚出生就被送进了一家福利院,在福利院中,没人能准确辨别谁是哥哥,谁是弟弟。福利院急于摆脱过多的人口,在未经详细审核前将其中一个孩子送给了纽约市的一名濒临破产的企业家Luthor,在询问这个孩子的名字时,修女抱着另一个双胞胎难以分辨,凭直觉犹豫地说,“他是Lex。”

 

年长的Luthor带走了双胞胎之一,两岁的Mark缩在修女怀里目送自己的兄弟离开。事实上,直到Lex离开的一刻,Mark才分清自己是Mark,而不是Lex。在这之前,他和他的兄弟一体同心。

 

半年过后,Mark被一对结婚十五年但没有孩子的纽约市中产阶级夫妇领养,并保留了母亲Zuckerberg的姓氏。

 

Luthor夫人是一位强势又温柔的女性Beta,她像爱Lex一样疼爱着儿子的双胞胎兄弟Mark,同在纽约且居住得不算远的两兄弟在六岁前几乎每天都待在一起。Lex的父亲在矿产业力挽狂澜,拯救了凋零的Luthor家族。小Lex向小Mark炫耀他的显赫家境与温柔的母亲,但Lex不得不忍受他那位神经质的Omega父亲,除了这一个小小的不快,Lex觉得自己拥有了一切,作为Luthor家族的独子,将来他会继承家族庞大的产业,顺风顺水;他将会与他可怜的兄弟Mark拉开距离,顺理成章。

 

在Mark与Lex的7岁生日时,Lex失去了他心爱的母亲并拒绝了与Mark一同过生日的传统,第二天,他们家收到了一封盖着Luthor家徽的公函,冷淡又礼貌地阻止Mark与Lex的接近。一个月后,Mark偷偷翻进Luthor如同城堡般的大宅去寻找自己的兄弟,在大门前的花园里,他看见了Lex在面无表情地虐杀一只小白兔。

 

Mark不敢相信傲慢又自矜的Lex会做出这种行为。他缓慢靠近他的兄弟,Lex冷漠地盯着他。未等靠近Lex,Mark被一个成年人用力地箍进了怀里。

 

“Hi,小Mark。”是一道做作得过分的男人的声音,“好孩子,你是来找Lex的吗?”

 

Mark在男人怀里小小地点头,他怕极了Lex的冷漠与身后男人的力道。

 

“乖孩子,不是叫你不要来的吗?”男人跪在Mark面前,将Mark扔下的书包塞进了他怀里,夸张地在他脖子附近嗅了嗅,“你的父母没把你照顾好,我不喜欢你身上的味道。”

 

“先生,”小Mark抱着书包后退一步,冷静地说,“您应该关心Lex。”

 

“Lex?他是个好孩子,他很好。”男人转头面向他的儿子,“去找你的母亲。”

 

Lex快速跑远了。“至于你,”男人目送儿子奔跑的背影,“你清楚我警告了你什么,坏男孩。Lex是个很好的孩子,而你不是。他和你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从我将他从你身边接走的时候,你们就没有任何关系了。”他将Mark抱离了Luthor的庄园,“除了相似的脸蛋,你永远也到达不了Lex的高度。”

 

“Youpsychotic.”小Mark用一个不属于他年龄的词汇指责面前的男人。

 

“That is athree-syllable word for any thought too big for little minds,*foolish child.”男人将Mark的卷发梳理到耳后,怜爱地注视眼前这位与自己儿子十分相似的小孩,“Mankind are pathetic.但 Lex会拯救你们。”

 

Mark逃离了Lex城堡一样的家,那个男人和Lex都是疯子,Mark下定决心逃离。除了每年生日的明信片外,他与双胞胎兄弟的人生再无交集。

 

直到他16岁的生日。

 

他的父母惊喜地通知Mark,Luthor一家邀请他与Lex一同庆祝二人16岁生日,以及Lex被MIT录取的好消息。热心的母亲准备了热腾腾的苹果派,父亲亲吻了Mark的额头并鼓励他向Lex看齐。这句话让Mark忍不住恐惧。他拒绝了父母陪他一起去见Lex的请求,独自一人抱着苹果派前往了Luthor的庄园。

 

迎接Mark的并不是传统贵族的酒会,而是一针麻醉剂与闷棍,昏迷的瞬间,Mark无比庆幸自己父母不在。等他清醒时,发现自己被绑在了Luthor家的客厅。Lex的Omega父亲替自己倒了杯酒,看着Mark渐渐清醒,“很好吃的苹果派。”男人愉悦的评价,“Lex也很喜欢,我今天破例让他摄取了超过2000大卡的能量。”

 

Mark一阵恶寒,“你这个变态控制狂,连Lex每天摄入的卡路里也要规定吗?”

 

Luthor对这个指责只是耸了耸肩,毫不在意地继续说了下去,“二十年前,我与我的妻子结婚,接下了这个肮脏又颓败的Luthor财阀。我意识到了,同类的强大只能通过掠夺,更高级的物种需要用法规去约束。”

 

Mark始终保持平静,他并不惧怕这个男人,只是感觉恶心。“疯子。”

 

Luthor点头,“是的,人类需要拯救。”

 

“Lex,我的好孩子。”年长Luthor向台阶招手。Lex向每一个高贵的财阀新主人一样矜贵地下楼,“来看看与你在同一个子宫待了9个月的男孩。”Luthor牵着Lex的手,“你们长得很像,但他永远不会有你的头脑。”

 

Lex似笑非笑地上下打量Mark,最终转移了视线。年长的Luthor温柔地询问,“你现在不该跪下来吗?”

 

Lex温顺地跪在了Mark与父亲之间。Luthor鼓励地摸了摸他过长的卷发,下一个动作却是粗暴地拽住儿子的头发逼迫他与自己对视,父亲的语气像是一个循循善诱的导师,“生日快乐,我的好孩子,你不该离开我这么远的。”

 

Lex嗤笑,Luthor用力地打了他一巴掌,年轻的贵族被打得流出了鼻血,顺着下巴流在白色的西装上,蜿蜒地像响尾蛇的舌头。他回头看了Mark一眼,Mark惊讶地从他眼神中读出了同情,以至于在过去与未来,他再也没看到他的兄弟有这样露骨的情绪。

 

“你需要咬着什么东西吗,孩子?”Luthor抚摸Lex的卷发问道。

 

“好的,父亲。”这是Lex在这个夜晚说的第一句也是最后一句话。

 

Mark的16岁生日的夜晚,他目睹了Luthor对Lex的折磨。他不懂这对变态父子为什么会让他作为旁观者,在他之后的人生中,他将对这个夜晚永存阴影。在Luthor肆意辱骂,鞭打他的孪生兄弟时,Mark有一种错觉——就像两岁以前——他和Lex又变成了一体同心。他变成了Lex,他在代替Lex承受折磨。而Lex正坐在不远处冷静地望着他的狼狈。

 

 

Mark Zuckerberg不恨任何人,除了他的孪生兄弟Lex Luthor。他痛恨自己在16岁生日的遭遇,在折磨结束后,Lex对他露出的冷笑是他一辈子的梦魇。Mark成长在温馨富足的中产家庭,本可以与正常人一样,拥有几段美好亲密关系,爱自己的父母与伴侣。然而,经过那对变态父子的折磨后,Mark发觉自己拥有了情感障碍:他爱他的父母,可是畏惧父母给予他的温暖的关心与照顾。同时很难与他人保持一段亲密关系,事实上,与Mark唯一拥有的亲密关系只有他大学时的挚友Eduardo Saverin,他深爱那位男性Omega,却无意识地伤害他一次又一次只为满足自己可笑的控制欲与安全感,Mark安全感缺失,他学会了像年长的Luthor通过伤害满足。

 

Lex Luthor同样恨他,Mark很清楚这一点。也许是因为自己7岁时抛弃了他独自回归了正常的生活,又或许是16岁生日时Mark离开的决绝——也许仅仅是恨Mark Zuckerberg本身。Lex Luthor与他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可是他们永远都会像两岁之前一体同心。

 

Lex保持愉悦的微笑,与面无表情的Mark沉默地对视。他的手无意识地敲打Mark的办公桌,Mark阻止了他,“你恨人类,又想拯救他们,这很矛盾。”

 

“尼安德塔人不会意识到自己的灭绝。”Lex说,“对待更强大的物种,占大多数的人类应该约束他们。”

 

“尼安德塔人可以进化成智人,而人类不能成为超人。”

 

Lex兴奋地点头,“That’s right.”

 

Mark一瞬间明白了Lex的计划,孪生子可笑的心灵相通,他甚至想支持Lex的举措。“我可以帮你,”Mark说,“但我有条件。”

 

Lex从口袋中掏出了糖果,一个个地翻找,Mark继续说了下去,“第一,我要AMD*公司百分之四十以上的股份。”

 

“只要你不介意被称作‘硅谷的敛财暴君’的话,我不介意。”

 

“第二,这是我的私人行为,与Facebook无关,到最后我要能撇清与你的关系。”

 

“你撇不清的,”Lex将自己兄弟的卷发撩在后面,“我们如此相似。”

 

Mark偏头,他害怕与Lex的身体接触。“第三,这件事之后我不想和你有任何联系。”

 

Lex面部表情抽搐了几下,介于愉悦与失望之间,最后定格在了平静。“Done.你是为数不多的能理解我的人,唯一能理解我的人,God,我真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我亲爱的兄弟,你不会说‘拿一件武器,却把它叫做威慑’一类的蠢话。”他将一颗糖凑到Mark的嘴边,“It’s cherry.”


------------------------

1. 都是些硬件供应商

2. 出自电影BvS,Luthor对Lois说的

花朵活在了回忆里……下章争取让他出场

额外说一说我对Luthor的看法。

Luthor一直是我特别喜欢的DC反派,相比于小丑混乱的疯狂,他更有政治倾向性,除了对超人的针对外,我觉得他所作的一切都是很有道理的。他对Meta-Human的对待类似于漫威中超英注册法案,思想也与钢铁侠类似。我想,应该会有不少人站在Luthor这一边。Luthor是个很深刻的反派,常年占据反派排名中前五名,希望我能挖掘他的魅力不把他写砸。


评论(6)
热度(77)

用爱发电 沉迷游戏
一个无可救药的攻控
微博:霓昶_

© 霓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