霓昶

【ME/莱蛛 ABO】Coincidence 初设&Chapter.1

故事线是超凡蜘蛛侠1之后,马总与花朵打官司六年后,会有一点漫画的内容,正剧向

 

私设:ABO设定,马总和莱总是双胞胎,被不同家庭领养,两人都是Alpha。花朵和小虫都是棕发棕眼,长得有点像但不会被人认成同一个人,花朵是Omega,小虫是Beta。

花朵在经历了天价官司后加入了奥斯库公司,是奥斯库公司亚洲地区的负责人,六年后因为经营惨淡被调来美国负责纽约地区的电网。

小虫还是那个开朗有爱心的小天使,总裁Harry还是小虫的好友且没有绝症,同时小虫也认识了贱贱,但贱贱不会在本篇中出场,Harry也只是打酱油。

莱总被关进了监狱,但还没有炸国会也没有创造出毁灭日(当然也没有变秃子x)。莱总的性格可能会像漫画设定靠拢,会更加睿智与冷静。但也会保留卷老师版Luthor的神经质。

马总手下不仅有Facebook,还有Chrome、Android、YouTube以及ARM的IP,互联网与硬件行业的巨头(不开点金手指怎么和莱总一起搞事x)

为了方便,LexCorp也在纽约。

DC和漫威的人物会有乱入。



简介:莱总拉着双胞胎兄弟马总搞事情。剧情衔接《超凡蜘蛛侠2》和BvS。有莱花,结局1V1。


前情:记者Lois Lane证明了Lex Luthor在中东兜售武器的事实,也揭露了Lex Luthor企图破坏超人与国会谈判的计划,但第二项并没有实质性证据,Luthor被关进了监狱等待上庭辩护。死侍也因为蜘蛛侠被关进了监狱,蜘蛛侠因为愧疚决定帮助好友死侍越狱(漫画杀手猴情节)。然而死侍早已自己逃离,而Luthor正好被关在了之前囚禁死侍的地方。

    

 

Chapter.1

 

Summary:小虫去救因为杀手猴抓进狱的好基友死侍,不小心救出了莱总。莱总出狱的第一件事就是拉着马总搞事

*贱虫友情向,贱贱不会出场

 

“我只想做一个好人,SpiderBoy。”

 

Peter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中再一次重现了与企图成为超级英雄的死侍的初遇。他推出刚认识的死侍替自己挡子弹,死侍伪造了他的死亡只为了抓住杀手猴,为了保护自己开枪击中了一位警察,然后当着自己的面被警察乖乖扭送进了警车。梦中的死侍向他诉苦,“这很讽刺不是么,这个城市的人如此爱你。而我呢,连个扶老奶奶过马路的好名声都不给我,你知道,我从来都觉得都不觉得做英雄不容易,但是,让我失望却是一件很容易的事*。他们甚至不给我上庭辩护的权利!”

 

“我得去救他。”

 

Peter下定了决心。劫狱是犯罪?见鬼去吧,蜘蛛侠是纽约的超级英雄,就算成为了劫狱犯人们一样超级爱他。这样想的Peter换上了蜘蛛侠的制服,这几天Peter一直在用无线电监听NYPD的广播,早已确定了死侍被关在了纽约市政附近的Remezs监狱B区32层。

 

“来大干一场吧。”Peter带好自己的面罩,现在他是Spiderman,在纽约街头肆意穿梭的超级英雄,在去市政厅的路上,他甚至救下了一个拿着图纸过马路的男人。男人抱着一堆图纸向他大喊,“Spider,你要去干嘛!”

 

Peter跳上房檐,“去救我的朋友!”

 

“祝你顺利!”男人腾出一只手高挥。

 

一切都很顺利。尽管这是Peter第一次避开狱卒的视线第一次潜入监区。B区正对着电网外围,Peter毫不费力地找到了关押死侍的32层,墙上挂着一支写着“DeadPool”的白板,与周围干干净净的名牌不同。这张周围被画上了一堆下流的图画和脏话,在名字的正上方用红色的笔写上了Superhero的大字,hero那里被画上了一个大大的叉,旁边还画上了蜘蛛侠的简笔画。

 

——不用想就知道是谁的大作了。

 

Peter敲了敲墙壁,不算坚固,从墙内传来了“叮叮叮叮”的哼歌声。一边在心里嘲笑死侍糟糕的音准,Peter凿开了墙壁。

 

“Bad bad DeadPool,你唱歌真难听!”Peter将蛛丝固定好后跳入了牢房,“你的超凡好朋友*来救你啦,就知道你自己凭本事出不去。”

 

然而牢房里躺着的并不是总是穿着红色紧身衣的死侍,而是一位已经昏迷了的卷发男人。Peter凿开墙壁的动作太孟浪,一个不算小的硬砖块砸在了男人头上导致了他的昏迷。Peter小心翼翼地开口,“你是死侍吗?你脱下那件戏服就是这样的吗?”

 

昏迷的男人没有回答,Peter自己也否定了这一点。死侍比他高了不少,身材也更加壮实。监区早已拉响警报,Peter必须得离开。可是……

 

他看了昏迷的男人一眼,内心陷入了挣扎。如果就这样丢下他跑掉会不会不太好?不仅砸伤了他,还扣上了一个让他越狱的坏罪名,还是说主动和警察坦白自己是来救死侍,只是弄错对象了呢?不,这样更糟,他会代替死侍继续坐牢的。

 

急促的脚步声不断地接近,Peter慌乱地将昏迷的男人抱了起来,手上沾染了男人后脑勺黏腻的血迹,Peter更加内疚,思考了一会儿,他借着蛛丝逃离了现场,手上还抱着被自己砸中脑袋的男人。

 

“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Peter语无伦次地道歉并抱着昏迷的男人穿梭在纽约,天已经全黑,Peter庆幸没人注意到他们。他的策划中,死侍可以自己从监狱里逃出来,从未考虑过自己会从监狱带上一个昏迷不醒的男人——而且还非常不符合外表的重。

 

“啊,先生,我不知道你是谁,也不知道你犯了什么错,但我很抱歉。”Peter对着已经昏迷的人絮叨,“并且我不能把你带到医院,他们会把你当成越狱犯捉起来的。我只能带你去我家,事实上……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是超级英雄,纽约的保护神,在打击犯罪的过程中,Peter也游走过法律的灰色地带。然而把罪犯带回家?Peter小心翼翼地从窗户回到了自己房间,将昏迷的人放在了自己床上。他深吸了口气,内疚和慌乱的情绪快将他淹没了。

 

Peter快速脱下自己的蜘蛛侠制服,只穿着T恤与内裤下楼取冰袋。他的Aunt May因为两个连班早已入睡,Peter熟练地从冰箱里拿出了冰块并装在了小桶中,和热水一起带上了楼。身为蜘蛛侠的他经常受伤,Peter早已习惯该怎么处理伤口了。

 

“也许剃光你的头发会好弄一点。”Peter自言自语,熟练且小心翼翼地替躺在床上的男人包扎,意外地发现这个男人除了头上的外伤,还伴随着低烧。

 

“你到底犯了什么罪呢,可怜的先生?”Peter有些怜惜地将冰袋放在男人头上,开始翻找留在房间的阿司匹林。成为蜘蛛侠后,Peter很少生病,药箱也积了一层灰,确定阿司匹林没有过期后,他跑回了床边,又面临第二个问题:该怎么给他喂药呢?

 

Peter的第一反应是像电影一样嘴对嘴地将药片渡进去,然而立刻被他摇头否决。“想一想,Peter,你是天才。”Peter鼓励自己开动脑筋,得出了唯一方法:嘴对嘴将药片渡进去。

 

躺着的男人不是很高也不是很壮实,卷发下的容貌毫无攻击性,看上去像一个Beta或者Omega,Peter自己是一个Beta,如果做这种像接吻一样的动作,就好像是自己在乘人之危。而且他除了Gwen,一位女性Beta外,并没有亲吻过其他人。

 

“如果我冒犯了你,也是迫不得已的,对不起,先生。”Peter咕哝,将药片含在自己嘴里,喝了口温水俯下身将嘴唇贴近昏迷不醒的男人的嘴,笨拙地将撬开男人的牙齿,将药片和水一起囫囵推进了男人的食道。Peter迅速起身,捂着嘴暗自感慨,他和Gwen都没有这样深吻过。

 

在亲吻中,Peter知道了这个男人是个与外表不相符的Alpha。虽然一个Beta是不会闻到Alpha散发的信息素,而Peter被蜘蛛咬过后五感被加强,只要足够靠近就能闻到对方身上的信息素。对方是Alpha的认知让Peter松了口气,至少刚才自己的行为不算是占便宜。

 

Peter心情很好地洗了澡,从柜子里翻找出了备用的枕头。将床让给伤患后,他只能去睡客厅的沙发。离开房间前,他伸手摸了摸自己床上男人的小卷毛,触感意外的柔顺,“晚安,先生,希望你明天能好起来。”

 

至于他之后怎么办,Peter边想边抱着枕头扑在了沙发上,翻身盯着天花板。他想了无数种方案,都被自己一一推翻,Peter懊恼地叹了口气,他现在是一位劫狱的罪犯了,并将逃狱的罪名加给了另一位无辜的罪犯。名为蜘蛛侠的超级英雄抱着枕头烦恼地在床上打滚,在后半夜终于睡着了。

 

 

“Peter,Peter!”睡梦中的Peter梦见自己作为荣誉毕业生站在了Gwen身旁,在校长递给他证书的时候被自己的姑妈摇醒。他揉了揉惺忪的双眼,姑妈插着腰站在他面前问道,“你怎么睡到沙发上?”

 

“因为……呃……”Peter打了个哈欠,“因为热?”

 

姑妈狐疑地看着他,“现在外面零下五度,客厅里没有暖气。”仿佛响应了这个质问,Peter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Aunt May,我饿了。”Peter用他可怜巴巴的大眼睛转移话题。

 

“那过来吃饭吧,我做了希腊肉卷。”

 

Peter走进了厨房,从餐桌上挑了几分食物后,抱着一大盒牛奶上楼。“我带去房间吃。”等上楼后,Peter又折返到楼梯中间,“今天我要给大学写自荐书,请不要打扰我,衣服和碗我会自己带下来。”

 

Peter跑进了自己的房间,用他在废物回收厂找到的老旧IBM电脑锁上了房门。他将食物放在地上,蹲坐在床边,小心翼翼地叫了一声,“先生?”

 

没有回应。Peter挫败地将半个头靠在床上,用手试探男人额头的温度,已经恢复正常。Peter又揉了揉男人的卷发,对着并不存在的死侍小声抱怨道,“都怪你,出狱了也不跟我说一声。”他的视线回归到昏迷的男人上,“还连累了你,对吧?”Peter做了个鬼脸。

 

一味的谴责死侍也不现实,这场意外的初衷全在于Peter的粗心莽撞又天真的劫狱计划。Peter拿出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开始写大学的自荐书,被后悔与内疚占据的大脑对文字工作毫无灵感,挫败的Peter最小化了Word文档,打开网页游览新闻。

 

床上的男人还穿着囚服,Peter叼着希腊肉卷爬上床检查囚服上的名牌。Alexander Luthor。不用搜索,Peter也知道他是谁。LexCorp财阀的主人,一位真正意义上的贵族,也是一位大胆敛财的创业新贵。从Peter房间的窗户就可以看到高耸入云的LexCorp,Peter甚至递交过实习申请,对方以他高中生的身份回绝了他。

 

“你比我想象中的年轻很多!”Peter咽下希腊肉卷,又替自己倒了杯牛奶,他去劫狱,没有救出那位满嘴跑火车的贱兮兮的死侍,却救出了一个比死侍更重量级的人物。“像你这样的人是怎么被关进监狱的呢?”

 

在Google搜索中输入AlexanderLuthor的名字,除了他吓人的资产,铺天盖地都是有关他向恐怖组织私运武器的新闻。Peter点开其中一条,“关于Alexander Luthor的定罪今日开庭,Luthor本人并未出席”。害他不能出席的是自己,Peter吐了吐舌头,继续看了下去。

 

“……由于企业向组织兜售武器是个人行为,此军事团伙也尚未定性为恐怖组织。尽管在人道主义上为人不齿,但并不能因此定罪……”

“……企图炸毁国会无任何证据,这项罪名纯属无稽之谈……”

“……LexCorp的总裁AlexanderLuthor被判无罪释放,然而Luthor的行为也对其公司股价带来了很大的影响。”

 

“Oops,无罪。”一双手绕过Peter的腰控制了鼠标,“无趣,想象中的结果。”

 

Peter战战兢兢地转过身,Luthor并未将手臂从Peter腰上离开,忽视二人一个在床上一个在床下的话,Peter整个人都像是被圈在了Luthor的怀里。Luthor另一只手对着空气做了个浮夸的动作,“我醒了。”

 

“啊……恩。”Peter不知所措地与Luthor对视,尽管对方带着热情的笑容,Peter依旧从笑容中读出了一些毛骨悚然。“您感觉好些了吗,先生?”Peter躲开了对视。

 

Luthor笑意不减,手也未从Peter的腰间离开。“你的自我介绍让我影响深刻。”

 

“我很抱歉,Luthor先生。”Peter将头埋得更低,眼神飘忽。他紧张地冷汗直冒,除了道歉什么都不敢说,“我很抱歉。”

 

“I am yoursuper fan.”Luthor将头靠在Peter的耳边,用气音将每一个单词都说得十分清晰。战战兢兢的Peter吓得缩了缩,“仅次于超人,当然。”Luthor满不在乎地耸了耸肩,“守护纽约的蜘蛛侠,Boy on the Sky,强化后的人类,让人影响深刻。”

 

Peter从这位比自己矮小的男人身上得到了一种压迫感,Luthor知道了自己的真实身份,愧疚感与恐惧感像潮水一样一起涌上,还有Alpha男性不加掩饰的浓郁的信息素,即使是Beta,Peter感觉自己被淹没得呼吸困难。

 

“哦,不用害怕,乖孩子。我不是那种,恩……”Luthor摇头想了想,“那种在万圣节吓人的大人。”

 

Peter张嘴想说什么,然而只是打了一个大大喷嚏。他可怜兮兮地用袖口擦掉鼻涕,又紧张地将袖口藏在身后。Luthor抓过Peter的手腕,用着不符合他身形的力道将Peter拉到床上。“邋遢的男孩。”Luthor将Peter的袖口卷了上去,动作十分轻柔,“不用担心。”

 

Peter盯着自己的手腕,“不用担心什么?”

 

“不用担心我会吃了你。”Luthor轻快地解释。

 

“您被我劫狱的事……”

 

Luthor突然变了脸色,刚才的笑容一扫而空,捏住Peter肩膀的手指更加用力。“你怎么会为这种小事困扰呢,”他的语气像是一位循循善诱的导师,“我是无罪出狱,乖孩子,这是注定的,只是早晚而已。”

 

说完,他恢复了刚才的笑容,灿烂但是意味深长。Peter忍不住按住在自己大腿上紧张地敲动的手。Luthor抬头看向Peter,“但你得帮我一个忙,我的计划还缺少很重要的一环,LexCorp做不到,我也不能回去。”

 

“你愿意帮我吗,乖孩子?”

 

“具体是指什么,Luthor先生?”

 

“Lex。”Luthor收敛了笑容,“Luthor让我想起我的父亲。”

 

“Lex。”Peter不习惯这样叫纽约城的巨贾。“请问您让我做什么呢?”

 

“很简单,借你的电脑发一封邮件,然后陪我去一趟硅谷,好吗,我的好男孩?”

 

Peter点了头。

--------------------------

1. 贱贱这句话出自漫画《神奇蜘蛛侠》

2. 贱贱自称自己和小虫是超凡好朋友

评论(14)
热度(126)

用爱发电 沉迷游戏
一个无可救药的攻控
微博:霓昶_

© 霓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