霓昶

【EC/有能力AU】我的原画师哪有这么可爱!Chapter. 8

http://nichang467.lofter.com/post/1e9c3f55_1050108c

上章戳↑

拖了好久的感觉…这章写得有点痛苦,修改了好多次,越改越不满意,索性把第一次写好的发出来好了


Chapter 8. 来自插画师的恋爱咨询(上)

    

 

从书店到餐厅的半个小时路程中,Erik意识到了两件事:其一,他曾经的助教,现在的剑桥大学副教授Charles Xavier并不是一个张口闭口就谈基因与碱基的无趣的geek,他们兴趣爱好看似有着极大的差异,但聊天的过程相当愉快,Charles的风趣能让他无视了地铁里糟糕的噪音与气味;其二,尽管Charles对他并没有恋爱的感情,但还是赶来参加了他的这场无趣的签售会,这让Erik对他的好友的喜爱有增无减。

 

第二个认知让这段路程甜蜜又折磨人。Charles是一位读心者,他虽然不会像Emma一样随意窥觊他的脑袋,但是知道他的想法也是迟早的事。Erik珍惜这段友谊,尽量让自己不要表现得像一个情窦初开的傻瓜一样将眼睛黏在他的好友身上。他带着自己的好友来到了他家附近的一家意大利餐厅,并不是他故意选择这里,而是除了这一家以外,不常出门的职业作家Erik一时想不起来纽约还有哪些环境优雅的餐厅。

 

为他们服务的是一个红色短发的年轻女孩,Charles称赞了她的瞳色,并向这位女孩解释这是一个美妙的变异。他基因学讲师的身份让这场对话更接近于一场说教,充满了学术性,但女孩子意外地很吃这一套。

 

“你的眼镜才是世界上最美妙的变异。”Erik边听边想,用眼睛的余光注视着Charles漂亮的蓝色的大眼睛。为什么读大学的时候他会仅仅沉迷于漫画与游戏而无视自己充满魅力的助教呢?他开始责备十年前的自己。

 

Charles点了服务生推荐的今日特色后将菜单推给了Erik。Erik双手交叉放在桌子上,大胆地盯着好友迷人的蓝色眼睛,学着电影里男主角的语气调情:“你可以试着猜一猜我想要什么。”糟糕透了,Erik说到后面差点咬到舌头,这大概可以排在自己人生中做过的最后悔的事前十名,甚至前五。将自己的想法暴露在喜爱的人面前也同样羞耻,这种表白方式唐突鲁莽又像个懦夫。

 

Charles举起两根手指问,“你是说让我读你的脑袋吗?”Erik来不及摇头他就已将手指放在太阳穴上与他对视。接下来是尴尬的沉默。Charles绝对读到了他的想法,不过脸上始终保持着得体的微笑——就像在大学的时候催促逃课的Erik补完所有作业一样——那副可爱的笑容像一个严实的面具,Erik完全看不出他的喜怒与想法。

 

“这位先生想要一份蘑菇浓汤,一份蔬菜沙拉和香煎鳕鱼。”Charles平静地替Erik做了决定。等待那位娃娃脸的红发女服务员离开后,Charles继续他们之前的话题,仿佛刚才的尴尬不存在一样。

 

“非常好,”Erik苦涩地心想,“他完全无视了这个。”不过善解人意的读心者最后还是给他留了面子,读心者都是可怕的,Emma也一样。他们总能找到对方心中最羞耻最不想让人知道的秘密,然后偷偷摸摸的在自己脑海中叽叽咕咕地或嘲笑或同情。在等待菜品送上的过程中,心情烦闷的Erik对Charles主动提起的话题也兴趣恹恹。

 

“你看上去很没精神,Erik,”等待那位红发服务员送上所有菜品后,Charles将他的身子往Erik身边靠了靠,蓝色的大眼睛透露出了担忧,“有什么问题吗,难道说我猜错了你想要什么?”

 

“啊,没什么问题。”Erik不打算让彼此的相处尴尬下去,尽管这是场对昔日大学助教的单恋,但Charles依然是他亲密的好友,他得把对话继续下去,“在我的小说里面提到了一篇关于尼安德塔人与智人竞争共存与彼此演化的论文,就是你发表在《Nature》上的那一篇。那是我毕业了以后第一次耐心读完一份学术性文章。”挑选Charles擅长的领域是永远不会出错的。

 

Charles的目光变得有些戏谑,他将一只手搁在了Erik的肩膀上,像对待一个亲密的朋友,“原来这就是那篇文章的影响因子非常高的原因,之前我一直弄不明白,为什么我研究生时期发表的论文到现在都有人引用。”

 

Erik希望他肩膀上的手能多停留一会儿,所以保持着可笑地弓着背的姿势,“所以你一直不知道我在小说里引用了你的论文?”

 

“当然知道,我的朋友。”Charles的手最后还是离开了,他开始专注于自己面前的甜汤,小口喝汤的动作非常优雅。棕色自来卷发遮住了Charles的眼睛,从Erik的角度看过去,他曾经的助教吃东西的模样十分矜贵又可爱。“你的小说也写得相当不错。”助教在享受甜品的空当又补充了一句。

 

“大部分是你的功劳。”Erik说,助教蓝色的大眼睛从甜品上挪开,面露期待地盯着他。桌子上的金属仿佛感应到了Erik的情绪颤动着,磁控者用右手稳住自己马上要颤抖地左手,词不达意地解释道,“我是说,这部小说的灵感来自于你,还有里面人物的能力也是。”“快闭嘴吧Erik Lensherr。”他心中的小恶魔跳起来打了他一拳,尽管他能说好一个跌宕起伏的故事,但却永远不能精准地表达自己的感受。

 

“我是男主角。”Charles温文尔雅的笑容消弭了方才渐渐尴尬的气氛,“很荣幸,我的很多同事都是你的小说的死忠,他们很嫉妒我。”

 

Charles的语气带了点些许自豪,他并不介意成为自己小说的主角。这个认知令Erik松了口气。他和助教还是没有隔阂的好友,就像大学里一样,也许随时可以约出来下棋什么的。

 

这场并不活络的晚餐在还算平静友好的气氛下结束了。尽管餐厅就在Erik的公寓的楼下,他依然坚持送自己的好友回到学校。Charles继续进行着基因与变异一类的学术性话题,尽管Erik毕业于生物系,但多年远离学术的他对于基因学的认知仅仅停留在了科普的地步,他没什么兴趣继续了解有关这门学科的最新动态,但了解身旁这位娇小温和的副教授的最新研究也并不无趣。娇小,这个词不适合形容男人,但没有错,Charles比他矮了大半个头,也许自己可以单手将他抱起来。Erik怡然自得地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只分了四分之一的注意力给了当前有关变种人基因测序的话题。

 

兴许是察觉到了Erik的心不在焉,Charles将话题转移到了Erik毕业后的彼此情况,“你在毕业后与我的联系就越来越少了。”Erik为助教这句玩笑有些羞愧地低下了头。在他大三的时候,他的助教Charles离开了纽约前往英国继续深造,类似于一种不告而别,在Erik习惯性地在周二去实验室找他的助教下棋时,其他人通知他Charles已经去了英国,而助教并未事先告知他。因为赌气,也因为自己在大学交上了兴趣相投的朋友,他与Charles的联系越来越少。

 

“与现在的生活没什么区别,”Erik阐述自己十年来的生活,“在一家医药公司做了两年,那段时间非常地忙,虽然我觉得自己的工作也就是洗洗试管一类的。”在这个阶段他经历了人生中的一次失恋,对象是与自己同时进公司的一位名叫Magda的犹太女性。“空余时间玩票性地写了小说,然后尝试着投稿,第二部出版后就辞职在家做了职业作家。”

 

二人从热闹的街区漫步到了安静地大学城。尽管Charles并不是一个无趣的研究者——虽然他的举止与言谈像极了上世纪的老古板教授——,但Erik不得不得出这样一个事实:他与助教并没有太多共同话题可谈。

 

“你还是一个人住在学校附近吗?”在临近Charles的住处时,Erik轻声询问。

 

“哦,不。我将房子租给了Hank。你还记得他吗?”Erik露出了一个茫然的表情,Charles解释,“HankMcCoy,比你小一届的学弟,他现在也留校做了助教,也是一个喜欢超级英雄的孩子。”

 

在Charles心中自己是一个沉迷于漫画的孩子。Erik瞬间清楚了自己在助教心中的定位。而且他并不是特殊的,Charles开导的也不仅仅是他一个人——比如这位留校的学弟Hank,Charles同样用友好温和的态度对待他,甚至将自己的住处让给了这位年轻的学弟居住。也许同样选择学术道路的Hank与Charles会更加亲近没有隔阂,Charles来到纽约后,能依赖的人确实不该是宅在家中,眼里只有游戏与小说的,32岁还幼稚可笑的Erik Lensherr。

 

“你多想了。”耳边响起了Charles一贯温和冷静的声音,也许他刚才读了自己的脑袋。

 

将Charles送到楼下,Erik强忍心中的苦涩,用正常的语气询问,“我有一个问题,”他斟酌了一下语言,“你的读心能力是像Emma一样能读到脑海中的所有想法,还是可以选择性的读到自己想了解的东西?”

 

“我能知道你的所有想法。”Charles柔声下了判决。

 

“那么,”Erik脑袋发热,他想落荒而逃。然而他的动作却是轻轻拉住了Charles的衣袖,“你知道我想了什么。”

 

Charles用力地点头,他的脸也很红,表现甚至有些不知所措,“Erik,我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还没到最终判决,Erik稍稍向前一步,既然自己已经在助教心中是一副幼稚的模样了,他不介意表现得再幼稚些。他与Charles距离靠得很近,感受到了年长者紧张的吐息。这样的对峙激起了年轻的作家心里的浪漫情怀,现在应该下一场倾盆大雨淋湿彼此,雨水混杂着自己泪水,Erik会用抑扬顿挫地语气表达自己对助教的迷恋,被大雨淋湿的可怜模样也许能激起对方的同情。

 

“啪嗒”的开锁声打断了Erik的戏剧化幻想,门口站着一个书呆子看着他俩。他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展开,一点都不浪漫。

 

“我从窗户看到你站在这,”面对一同回头瞪着他的二人,带着眼镜的书呆子解释,“我以为你没带钥匙,所以下来给你开门,Hank McCoy,”书呆子推了推眼镜,局促地像Erik介绍自己,“要不要进来坐?”

 

“ErikLensherr,Charles以前的学生。”Erik介绍自己,“我先走了。”

 

粗鲁地道别后,心碎的作家放开了拽住Charles衣角的手,他没有勇气接受最终审判了,当着一位与自己境遇相同,却与Charles更有共同语言书呆子被拒绝一定是人生最丢脸的场景。刚毕业两年的他曾尝试着将自己的爱好介绍给当时的女友Magda,企图得到她的理解与支持,然而Magda的回应只是一个为难的表情。他不想再经历第二次像这样的拒绝,因为现在的他比当时还要心痛。

 

天空开始飘落雨滴,不一会儿,雨势变得非常大,加重了失恋的作家的悲怆感,失恋会让作家更有灵感,也许这样跑回家,Erik能创作出一篇感人的恋爱小说,到时候再让詹美子替自己画插画好了,她纤细的日系画风更适合这种悲情的爱情。然而,认怂的Lensherr拦下了路边的出租,选择了躲在车中体会外面的雨势。

 

他的手机在这时候震动了一下,Erik收到了一封来自插画师的邮件,“今天的签售会怎么样呢?”

 

“糟糕透了,”签售会糟糕透了,之后的约会也糟糕透了,Erik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我失恋了:(。”

 

“深表同情,能具体说一说吗?”

 

Erik此刻正好缺一个能倾诉的对象。Emma那个女人只会说一些气人的俏皮话,Alex大概只会用“我早告诉你了”放马后炮,温柔又开朗的插画师无疑是一个很好的选择,他与Charles的故事(在他眼中)非常复杂,此刻悲情的作者将二人的相知相遇与相熟事无巨细地为这位插画师刻画了一遍,几乎将邮件写成了一部小说。

 

回信来得非常快,快到让Erik怀疑对方是否读完了邮件的内容,“你为什么不邀请他去你家住呢?!!!”没有颜文字,三个感叹号,全大写。

 

Erik没有回答这个问题,“我与他没什么共同语言,也没什么交集,他对我的小说不感兴趣,我对他现在研究的变种人基因测序同样没兴趣。”

 

“可他没有拒绝你。”插画师隔了一会儿才回复。

“只是你躲开了他。”“也许你可以尝试重新追求他!”

 

“没有用的,他甚至不问我回来的路上是否淋雨了。”Erik发送出这条信息后,他收到了一条回复,不是来自他的插画师,是来自Charles。

 

“你回去的路上淋到雨了吗?”

 

Erik脱光了自己进了浴室,捧着手机蹲在浴缸思考了一会儿后,选择先回复他的插画师,“怎么重新追求?”然后再回复Charles,“有一点,但没什么大问题,谢谢关心,我为我今天的唐突道歉。”

 

插画师首先给了他邮件,“淋雨了请先好好洗个澡。”

 

Erik将水龙头打开,温水淋湿了他的头发,温暖了他的身体,但他还不急着把手机放出去,“你怎么知道我淋雨了?”

 

插画师没回应这个问题,将重点放在了重新追求上,“我不介意为你提供恋爱咨询,请相信我,我会帮你追求到你的心上人的!”

 

Erik盯着邮件看了好半晌,温热的水渐渐没过了他的膝盖。犹豫了一下,他回复,“你有什么建议呢?”


TBC

评论(11)
热度(44)

用爱发电 沉迷游戏
一个无可救药的攻控
微博:霓昶_

© 霓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