霓昶

【EC/有能力AU】我的原画师哪有这么可爱!Chapter. 3

http://nichang467.lofter.com/post/1e9c3f55_1038887c

上章戳↑


Chapter 3. 我的朋友很少?

 

“我今天不想赶稿。”Erik面对堵在家门口的Emma理直气壮地说,“今天我得去机场接一个朋友。”

 

“Max Eisenhardt老师,”Emma向前走了两步,额头正好对着Erik的鼻尖,穿着细高跟的左脚轻轻地放在Erik右脚上,“您逃避交稿也请给我一个像、样、的理由,这次又是怎么回事?最新的《蜘蛛侠》漫画,还是去看您一直念叨的《神奇女侠》,还是说我上周跟你说的男主角很像你的电影《异形》?”

 

“我真的是去机场接一个朋友,”Erik为自己辩解,“而且我上周才交了3W字的原稿!你不能这么逼我,我也有自己的生活!”

 

“可你连驾照都没有。”Emma说,“要是真没说谎就请将头上的铁帽子取下来,让我读你的想法。”

 

“我受够了被你读脑袋,”Erik与Emma保持距离,坚持带着那个可笑的铁质头盔,掏出手机翻了翻,然后递给Emma看。是一封格式非常规范的邮件,用词十分礼貌。甚至可以说规范过了头,“写邮件的人绝对是个强迫症。”Emma评价道,邮件的内容正如Erik所说,这位发件人有事来到了纽约,希望能与在纽约的Erik见一面。邮件的后缀是“cam.ac.uk”,这让Emma惊讶地挑起了眉毛。

 

“所以这是你的某位长辈,”Emma将手机换给Erik。

 

“这不重要。”Erik穿鞋准备出门,“重要的是我说的是真的,他的飞机11点到纽约,现在我得动身去接他了。”

 

“Eisenhardt老师打算带着这顶可笑的头盔怎么接他?”Emma继续堵在Erik家门口,“难道说抱着那位礼貌的长辈飞过来?我想这种行为会让中二的老师很有满足感,但我很确定那位英伦绅士不会愿意被这样对待。”

 

Erik停止了系鞋带的动作,“所以你怎样才能让我出门?”

 

Emma建议,“我想和Eisenhardt老师一起去接这位英国来的学者,我是开车过来的,老师您没有车子去机场不方便。”

 

Erik警惕地打量他的像狐狸一样狡猾的责任编辑,“我想编辑应该不能干涉我的私人生活,虽然你干涉的足够多了,不过这个建议不错。”

 

“当然有前提。”Emma伸出一根手指,“您得保证这个月能够按时交稿。”

 

“2万字。”

 

Emma摇头,“3万。”

 

“我自己去接。”

 

Emma拦住了他,“不能拖超过一周,不然你得去垃圾桶里找你的忍者神龟了。”

 

Erik想了想点头,“赶紧出发吧。”

 

 

“其实抱着Charles从天上飞过去也没什么,”望着看不到尽头的堵车,Erik说道,“我想他应该不会介意。”

 

“你得对老年人尊重点,Eisenhardt老师。”Emma不耐烦地用指尖敲打着方向盘,车上的歌换了一首又一首,在Erik抱怨“我不想听那些聒噪的说唱”后她干脆关掉了音乐,“所以那位绅士叫Charles。”

 

“没错,但他不是老年人。”Erik解释,“在我读大二的时候,他做了我一年的助教,事实上他只比我大3岁。”

 

“所以他的实际年龄比我还小!”Emma发出了一声惊呼,“我以为会用那种文绉绉的文体写邮件的人,要么进了棺材,要么是在进棺材的路上。”

 

Erik望着窗外排长队的车子没有接话,Emma继续问道,“所以Eisenhardt老师和这种包裹着年轻人外壳的英国老学究是怎么认识的呢?”

 

“Charles是一个很有趣的人,”Erik反驳,“在大学的时候,我们经常一起下棋。”

 

“一起下棋,天哪!”Emma发出了夸张的大笑,“我以为能和老师交朋友的只有爱看漫画的那些宅男,神奇生物,和一堆蓝光碟……”她咳嗽了一阵,看向身边的畅销小说作者,她和她们文库的摇钱树,毫不留情地讽刺道,“现在多了一个,做研究的学者。”

 

他早已习惯Emma对他的宅男身份的嘲讽,也习惯了周围的人对他们这个群体的冷眼。他也曾经因为自己的爱好自卑过。只有Charles,那位带着温和的爱尔兰口音的绅士在下棋时曾经安慰他说一切爱好都是自己的选择,不需要强行融入人群。所以Erik才能一直坚守自己的爱好,最后成了一名出色的专职的小说家。那段时间他曾经想放弃自己的爱好像普通大学生一样,泡吧,开演唱会或者谈一段恋爱。但这些刺激远比不上坐在柔软的沙发上看一遍蓝光的超级英雄电影。

 

Erik在一次下棋中,坦白了自己的能力是操纵磁力,然后说了一连串丢人的话,他想成为一个强大的反派,并像八岁的小孩一样绘声绘色的描写了自己成为反派后该做的事——比如拆了金门大桥,这个已经在自己的小说中实现了——并为自己取了一个听上去十分邪恶的外号:Magneto。

 

“我想你一定觉得我的想法幼稚又丢脸。”那时候的Erik揉了揉脸,炫耀似的操纵磁力让棋子走了几格。

 

“为什么不试试看呢?”实验室的助教Charles没说话,他是一名心灵感应者,可以轻而易举地进入了Erik的脑袋与他交流,“如果是我,我会创建一个学校,招募那些小变种人们,教导他们……然后为自己组建一个小组织,里面有各种各样具有天赋的人。当然,我还会操纵你的思想,让你为我服务。”

 

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见到Charles了。

 

 

Emma将车开进机场的停车场的时间是11:25分,期间,Erik收到了Charles的一封邮件告诉他自己已经下了飞机。“竟然是邮件而不是短信,”Emma凑上去看,“还有这个用词……这个人是活古董吗?”

 

Erik赶紧将手机收进怀里,提醒Emma作为编辑的工作准则:“不能干涉负责作者的私生活。”

 

Emma耸耸肩,Erik已经快她一步冲进了电梯里,因为人太多,Emma选择等待下一趟电梯。心灵感应者从Erik的脑海中读到了期待与兴奋,这让她对即将见面的英国人非常有兴趣,Emma几乎认识Erik身边的每一个人,包括他的历任男友女友,这是她第一次看到她的Eisenhardt老师有这么明显的兴奋情绪。

 

Emma下了电梯,与提着行李箱准备上电梯的Erik打了个照面。看到了Emma,Erik脸上可怕的笑容突然凝固了,变成了一种介于愉悦与不耐烦之间的表情,认识了Erik很久的资深编辑也忍不住抖了肩膀,她掏出手机,拍下了这个表情,并迅速群发给了文库的所有编辑。

 

“你这样很失礼。”Erik又恢复了一贯的表情。

 

“Eisenhardt老师,您接到您的朋友了吗?”Emma向旁边挪了一步,视线在排队等待下楼的旅客中寻找着。“您该介绍他给我认识。”

 

“Charles Xavier,”一位站在Erik身后的绅士伸出了自己的手,“很高兴认识您。”

 

五尺八寸的身高,非常漂亮的五官,绅士的举止,教养很好,身上的味道很香,没有攻击性。Emma在心中默默地为这位绅士打了高分,出于好奇,她悄悄地潜入了Charles的脑袋。

 

Emma一瞬间露出了难以置信又惊喜的表情,而她的脑海中闯入了另一个声音,“不论你看到了什么,都请你不要告诉Eisenhardt老师,小姐,你随便读我的大脑的行为也相当失礼。”

 

“您的朋友也是一位心灵感应者。”Emma惊喜地说,当然令她惊喜的并不仅仅只是这个,“我是EmmaFrost,Eisenhardt老师的……”Erik咳嗽了一声,Emma赶紧改口,“Erik LAN……?”她求助地看像Erik,他的作者做了一个口型,“Lan……Lansher先生的秘书。”

 

“这是我临时雇来的司机。”Erik编了个蹩脚的解释。

 

“很高兴认识您。”Emma用力握了握Charles的手。“老师。”她在心里说,肯定Charles应该也听到了。


TBC

评论(8)
热度(67)

用爱发电 沉迷游戏
一个无可救药的攻控
微博:霓昶_

© 霓昶 | Powered by LOFTER